鹤壁资讯

24岁女孩患两种癌 两次术后恶化发出生命的呼唤

【导语】:3年前,21岁的冯改清患上了子宫癌、直肠癌。两次大手术,一次次化疗,让这个原本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孩遭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折磨,面对无情的病魔,她抗争着,活下去,是她唯一的心愿。如同向阳花一样,哪怕是一丝阳光她都会用尽力气去面向太阳。

  冯改清依偎着父亲坐在一贫如洗的家中,冯改清说,即使阳光强烈,她也感觉不到温暖

  24岁,是人生中最美的时光。但对于淇县灵山街道办事处大石岩村的冯改清来说,过好每一天都不容易,至于恋爱、结婚、生子,如今她想都不敢想。

  3年前,21岁的冯改清患上了子宫癌、直肠癌。两次大手术,一次次化疗,让这个原本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孩遭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折磨,面对无情的病魔,她抗争着,活下去,是她唯一的心愿。如同向阳花一样,哪怕是一丝阳光她都会用尽力气去面向太阳。

  21岁时患上子宫癌

  大石岩村位于太行山深处,古朴、秀美、安静。

  12月4日上午,在大石岩村村民冯巨明家,记者看到冯改清时,她几乎将整个身体依在母亲贾政云身上,一件破旧的灰色大衣从头罩到脚,在母亲的搀扶下,她几乎是拖着身子从门口挪到了院子里。

  因为病情复发,4日一早,冯改清在母亲的陪伴下乘车去新乡看病。因走时匆忙,病历资料没有带全,上午11时左右,母女俩不得不返回家中。

  看到老伴和女儿回来了,冯改清的父亲冯巨明立即迎了上去,将女儿从身材矮小的妻子身上移靠在自己身上。冯巨明将女儿扶进屋,让女儿依在自己怀里坐在床边。休息10多分钟后,冯改清轻轻将棉大衣移开,露出了半边脸。只见她披肩长发,清秀的脸上虽略带病态,却依旧无法掩饰20多岁女孩子的美丽,让人看着心痛。

  冯改清在家里排行老四,姐姐们都出嫁了,她是家里的老疙瘩,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。

  中专毕业后,冯改清一直在外打工,家里虽然不富裕,却也没有负担,漂在外面的生活过得自由、快乐。2010年秋天,家里给冯改清介绍了一位对象,相亲很顺利。美好的生活似乎要向这个女孩子伸出双臂。恋爱、成家、生孩子……这一切的一切,冯改清感觉幸福极了。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,相亲过后冯改清又回到郑州打工。

  回到郑州的第一周,冯改清觉得肚子疼。在同事的陪伴下,她到省妇幼保健院就诊。做彩超时医生告诉冯改清,她子宫里有个像小孩儿头一样大的东西,需要做手术。这位医生有点惋惜地说,像她这样年龄小的女孩子患这种病的人不多。

  冯改清听到这句话时,一下子懵了,她不知道这意味着啥。因为她没有结婚,只知道结果肯定不好。

  “不知道当时是咋回到厂里的,只记得哭了一路。”冯改清说话时把她额前的头发撩了起来,一双不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,微厚的嘴唇衬托出她的倔强。

  第二天,冯改清向单位领导请了假,她只想快些见到自己的妈妈。在淇县车站等待女儿的贾政云也心急如焚,这位56岁的母亲已是满头白发。

  “她检查完身体就给我打电话了,当娘的只想把病换到自己身上。”中午时分,贾政云在淇县车站见到了女儿,母女二人抱头痛哭。

  第一次手术后,她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

  突如其来的疾病,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。姐姐们得知妹妹生病后,纷纷拿着钱赶回娘家。

  “她大姐两万、二姐一万、她大舅家一万、姨家一万……这欠亲戚们的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上。”冯巨明满脸愁容。

  凑齐了钱,老两口带着女儿到新乡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。手术前,医生告诉冯巨明,他女儿的子宫需要摘除。这对于一个还未成家的女孩子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事,可没有办法,为了保住女儿的命,冯巨明在手术单上签了字。那一瞬间,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。

  就在老两口在手术室外静静等待时,医生又通知冯巨明:冯改清体内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直肠,直肠可能要摘除一部分。听着医生的诊断说明,这个山里的汉子失声痛哭。

  手术从早上7点一直持续到下午3点才结束,冯改清身上留下了一条20厘米长的刀口。8个小时里,冯巨明夫妇一直在手术室外默默流泪。

  手术后又化疗一周,冯改清的刀口就长好了,一家人都以为病治好了,终于能继续安稳生活下去了。

  手术后,冯巨明夫妇不想让女儿知道她的子宫被切除了,偷偷把病历藏了起来。那段时间,冯改清每次摸着腹部长长的刀疤时,总追着父亲要求看病历。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:“丢了,病历和药费条放在一起,东西太多,找不到了。”

  两年后,噩梦再度降临

  第一次手术后,冯改清的日子过得很平静,或在家中读书、看报,或在美丽的大山中散步,等待新生活的开启。

  2012年10月,冯改清突然感到小便时肚子疼痛难忍。看到小便时有血滴下来,她像疯了一样追着妈妈要看病历。

  贾政云知道这次再也瞒不住女儿了,只好把藏在邻居家的病历取回来。

  这时候,泪水对冯改清来说没有任何作用。在父母陪伴下,她再次走进了新乡医学院附属医院。结果是无情的,癌症再次复发,只有手术才能挽救冯改清的生命,冯改清进行了第二次手术。

  “前两次手术一共花了13万元,多数都是借的,能借的人全借遍了。再次手术的钱从哪儿借呀?”冯巨明说。

  记者打量了这间只有5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,屋里只有两张床和几个小板凳,墙上糊着上世纪90年代的挂历。有两样东西可以看成奢侈品,一件是里屋墙上挂着的一双红色棉拖鞋,另一件是放在灶台上的一张近期的《淇河晨报》。

  手术后,冯改清总感觉脚凉,为了让女儿开心,父亲冯巨明狠了狠心,给女儿买了一双棉拖鞋。自患病后,冯改清很少出门,平时喜欢坐在院子里看看书,父亲回家时,有时会给她买份报纸。

  “女儿很懂事。”贾政云说,第二次手术,由于多方面的原因,冯改清的刀口迟迟不愈合。为了节省费用,冯改清坚持回家养病。冯巨明拗不过女儿,只好默默地为女儿办了出院手续。

  自从女儿患病后,冯巨明再也没有出过远门,只是在淇县县城靠打零工挣点儿钱为女儿治病。

  “只要俺闺女的病能治好,我累死都不怕。”这位58岁的汉子告诉记者。采访时,一直安静坐着的冯巨明又开始流泪。

  一直含着眼泪的贾政云,再次给记者提起女儿病复发时,忍不住跑到屋外嚎啕大哭。

  第二次手术后,冯改清腹部的伤疤从20厘米,变成了30厘米,伤口直到今年3月份才愈合。

  活下去,是冯改清唯一的愿望

  按照医嘱,冯改清应半年去医院复查一次,今年4月,她和父母一起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恢复挺好。令人没想到的是,到了今年8月,冯改清又出现了小便出血的情况,一家人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  医生告知冯巨明夫妇,第三次手术费还需要10万元。4个月过去了,冯改清的手术费还没有凑齐,看着病床上的女儿,老两口心如刀割。

  能借的都借了,手术费从哪儿弄?想到女儿的手术费,冯巨明死的心都有。冯巨明无数次在心里问,生活为啥这样不公?他宁愿用自己的命来换女儿的命。

  在两个半小时的采访中,记者看到了冯改清两次微笑。一次是记者提到她的学生时代,另一次是提到刚刚工作时的日子。

手机访问 鹤壁本地宝首页
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本地宝郑重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地宝无关。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企业文化 | 广告服务 | 广告价目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法律顾问 | 意见建议
本地宝 BENDIBAO.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-2018 ICP证:粤ICP备17055554号-1